新華社北京7月5日電(記者 馮武勇 柳絲)連日來,國際輿論對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做出強烈反應,認為這一公然藐視和平憲法的“暴舉”動搖了日本法治根基,讓日本進一步背離和平立場。用日本媒體自己的話來說,這一舉動導致日本有滑向“一個發動戰爭的國家”的危險。
      危險有哪些?
      其一,解禁集體自衛權,是日本政府對憲法強行作出的修改解釋,動搖了法律根基,也標志著安倍政權擺脫和平憲法束縛、重塑軍事大國的政治日程完成最關鍵一步。
      美國學者格雷格·馬丁日前接受日本《東京新聞》專訪時指出,安倍內閣修改憲法解釋違背了修憲的規定。這種做法也違背了最根本和最基本的“法治”原則。如果內閣無視修改的程序而做出修改憲法解釋的決定,那麼就是凌駕於法律之上。
      美國《紐約時報》1日文章說,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從根本上改變了對戰後憲法的解讀,讓日本進一步背離了憲法中有關放棄使用武力解決爭端的原則。
      日本《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等主流媒體紛紛連發社論對安倍政府這一做法進行批評。例如,日本《東京新聞》社論指出,這相當於廢除禁止在海外動武的憲法第九條,是一種玷污憲政史的暴行。憲法的和平主義精神不容廢棄。
      其二,解禁集體自衛權,意味著日本從此將拋棄“專守防衛”政策,為日本自衛隊在海外採取更多軍事行動乃至參與他國戰爭開啟了道路。
      如果解禁集體自衛權,日本自衛隊就可以打著安倍所謂的“積極和平主義”旗號,在“武力行使三條件”的寬泛框架內,不受地理和任務性質限制在海外實施軍事行動。對於世界各地諸多“威脅”,日本政府根據自身需要都可斷言給其本國和“關係密切國”帶來“威脅”,從而做出軍事干預決策。
      自民黨幹事長石破茂就曾公開表示,對日本來說,確保海外的石油和糧食資源關乎日本存亡。這句話潛臺詞是,日本能以上述藉口為由,出兵“保護”中東石油要道、馬六甲等印度洋和南海航道。
      其三,解禁集體自衛權,在安倍政府一再美化日本侵略歷史的背景下,無疑會導致日本與亞洲鄰國關係更加緊張。
      《紐約時報》3日社論說,改變日本軍隊任務的舉動不僅引發爭議,而且會產生不良後果。不少日本人對本國可能被拖入國外糾葛表示擔憂。曾遭日本侵略並蒙受巨大痛苦的中國和韓國對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心存戒備。
      俄羅斯之聲網站2日刊文說,日本政府解禁集體自衛權,使得該國自二戰結束以來首次可以在未受攻擊情況下在境外行使武力。此舉將加劇地區緊張局勢。解禁集體自衛權不僅引發了中國擔憂,就連美國的盟友韓國也深感不安,擔心安倍的防衛政策旨在複活軍國主義。
      應該看到的是,安倍內閣決定背後的美國因素。美國一些保守鷹派和所謂“日本幫”在背後積極推動日本解禁集體自衛權,試圖借助日本的力量配合美國的“亞太再平衡”策略。
      不過,安倍的右傾化舉動極其危險,不僅引起了國際社會的警惕,甚至讓美國也擔心安倍的冒險主義會將美國卷入意外衝突,不希望美國的政治優先日程遭到安倍政府綁架。
      世界輿論認為,日本的正道是深刻反省歷史,認真吸取二戰戰敗的教訓,奉行真正的和平主義,積極主動地尋求與鄰國和諧相處。走軍國主義的老路,必將使日本走入歷史的“死衚衕”。  (原標題:述評:解禁集體自衛權危險重重)
創作者介紹

陳百強

uo75uowww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