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因為氣質相仿,或許因為照片上的表情相似,或許因為名字都叫加布里埃爾,法國女作家西朵妮-加布里埃爾•柯萊特被稱為“文學界的香奈兒”。在某種程度上說,柯萊特也是“文學界的女酒神”,正如香奈兒喜歡抽煙一樣,柯萊特酷愛喝酒。
  柯萊特出生在勃艮第酒鄉約訥省的一個小鎮,約訥省以夏布利白葡萄酒聞名於世。不過,柯萊特的啟蒙之酒,卻是法國南部朗格多克產區的弗龍蒂尼昂麝香甜白葡萄酒。她在1932年出版的散文集《牢獄與天堂》寫道:“在我還不到3歲的時候,支持漸進法的父親給了我一杯來自他家鄉的金褐色葡萄酒——弗龍蒂尼昂麝香。如同一道陽光照進來,具有肉欲般的震撼,啟迪了稚嫩的味蕾。這次神聖的洗禮使我與葡萄酒結下了不解之緣。”
  上學以後,柯萊特可以隨便進入父親的酒窖,她提到喝過的名酒有波爾多的拉菲和拉羅斯、勃艮第的香貝丹和高登,都是躲過“普法戰爭”劫難的陳年老酒,她描述道:“我的母親打開藏著的酒瓶,註視著我的臉頰泛起法國葡萄酒的榮光。”而柯萊特最喜歡的葡萄酒,應該是法國西南部朱朗松產區的白葡萄酒。她寫道:“在我的少女時代,遇到一位和所有情聖一樣火熱、浮躁、花心的王子——朱朗松。這6瓶葡萄酒使我對它們的來歷產生了好奇……”朱朗松產區以甜白葡萄酒著稱,這充分表明柯萊特還是喜歡偏甜的白葡萄酒,包括她的啟蒙之酒弗龍蒂尼昂麝香,以及她也曾盛贊的波爾多伊甘酒莊貴腐酒。
  柯萊特生於1873年1月28日,75歲生日的時候,她收到一份禮物——與自己同齡的一瓶1873年的木桐紅酒。她在《藍色信號燈》寫道:“直到1月28日的晚餐,哎呀,就像我一樣,這瓶葡萄酒仍然保持著一定的火熱激情,只是顏色衰退,散髮著紫羅蘭的芬芳。這瓶木桐溫順地沉睡在瓶底的酒渣之上,我們充滿感激、小心翼翼地將其喚醒。”
  作為一位偉大的作家,柯萊特對葡萄酒的描述充滿詩意,她認為葡萄樹“讓我們明白土地的真正滋味”,她描述香檳酒的氣泡就像“用氣體做成的珍珠”,她看到“貧瘠的白堊質土壤通過葡萄酒流淌著金色的淚珠”,她聞到陳年紅酒“有凋謝的玫瑰的芳香”……
  柯萊特最出名的作品,大概要數中篇小說《琪琪》,在根據這部小說改編的同名電影(中文譯名《金粉世界》),身為巴黎交際花的姨媽一心想把琪琪調教成上流社會的窈窕淑女,整天給她上禮儀課,包括穿衣打扮、步態、坐姿、進餐、喝咖啡,乃至珠寶、雪茄和葡萄酒的鑒賞。有一次教琪琪學品酒,姨媽舉著酒盃說:“再嘗試一下。一個糟糕年份會是尖酸的,而好年份呢——當然這就是,將會飄散出……”琪琪被逗得差點兒把嘴裡的酒噴出來,姨媽氣得鼻子都歪了!琪琪不好好學習,我們不妨重溫一次。文/陳耀明  (原標題:柯萊特:臉頰泛起法國葡萄酒的榮光)
創作者介紹

陳百強

uo75uowww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